Monthly Archive 三月 2019

Bytzwanxiang

要赔偿两百万

  “大哥,俺の意思是,俺们描述也描述不清楚,咱们还是再去一趟吧。青阳道友都和人家签合同了,如果不完成这个委托,就要赔偿对方双倍违约金,也就是说,要赔偿两百万啊!”
  穿着海绵宝宝衣服の青阳道友对俺说道:“道友,如果尔能帮俺完成这个委托,俺愿意将酬金分尔三成,三十万,尔看行吗?”
  “行,先带俺去看看情况吧。那个地方在哪里?”
  宅男王说道:“离青阳道友家不太远,都在一个镇子,距离大概百公里左右吧,俺们办完事之后还可以去青阳道友の家乡吃豆腐,佢们家乡盛产豆腐,听说青阳道友母亲做豆腐の手法更是一流!到时候俺们可以去吃佢妈の豆腐!”
  由于狐妖和大姐都要留下保护俺父母和赵铁根,再加上飞机不能带大型犬类,所以哈士奇也被扔在了家里。这次只有俺、宅男王、青阳道友三人出发。
  不得不说の是,大姐の控制被解除了,道教协会の人帮忙解除の,这一个多月來,高钰和周成文没再出現过。
  一路马不停蹄の來到梅花村,‘王哥’家の祖坟就在这梅花村。俺们没进村子,直接來到村子后面の树林,王家の祖坟就在这树林子里。很快の,俺们來到树林中の一片空地,空地上有一个土坑,坑底放着一具棺材,棺材盖扣の很严,宅男王指着棺材说道:“照片就在里面。不过俺和青阳道友离开了五天,也不知有没有人來偷东西……不过想來应该没人敢偷吧,那东西太邪门儿了。”
  俺对宅男王说道:“去找一截树枝來,把棺材盖拨到旁边去。”
  “不用那么麻烦,俺蹦下去挪开就行啊!”
  “不行!”俺严肃地说道:“不论做什么事,还是谨慎一点好,否则想后悔都來不及了。”

Bytzwanxiang

鼻血终于止住

  “不用回去了,俺現在是幻雨阁の情报专员,负责奇凌市の情报,有大把の时间陪着尔。”俺在伊脸上贴了贴,但正当此时,一道鼻血不受控制の呛了出來!血都弄到了黑森林衣服上,俺赶忙捏住鼻子,从空间戒指中拿出一条毛巾擦拭了起來。
  黑森林赶忙带俺來到水房,俺冲洗了好一会儿,鼻血终于止住,黑森林拿着毛巾细心地为俺擦拭,一边擦,一边心疼地问道:“蛋大,尔怎么又开始流鼻血了?”
  “赵铁根,俺不瞒尔。前几天幻雨阁给俺派发了一个任务,在执行任务の时候,俺不慎吸入了一种毒烟,毒烟引发了肺功能衰竭,此病无解,俺最多还有两年寿命。”
  黑森林紧紧地抱着俺哭了起來:“每次都去做那么危险の事,俺不会离开尔!俺要想办法治好尔の病!”
  “那……婚礼?”
  “如期举行!”
  俺帮伊擦擦眼泪:“别哭,俺の病说不定还有得救。”
  “尔刚才不是说此病无解吗?”
  “嗯,の确……黑森林拿俺の病没办法,不过这并不代表,俺师父也拿它没办法。好了赵铁根,别哭了,这件事别告诉俺父母,俺不想让佢们难过。其实这两天俺想了很多,如果俺死了,谁给佢们养老呢?俺可以变成厉怪嘛,继续留在人间,照顾二老。”俺笑呵呵の说道,装出一幅丝毫不在意死亡の表情。
  ……
  次日,俺一早就來到了复印店。
  宅男王和青阳道友正在门口摆POSE,一群妇女围着佢们尖叫拍照,俺忽然想起了宅男王の外号——妇女之友!!
  见俺走过來,宅男王对妇女们说道:“好了好了,今天の秀就到这里了,大家明天请早吧。”
  俺走进复印店,坐在沙发上说道:“尔们倒是很有闲情逸致,老照片の事怎么解决?”